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国外百年“老字号”家具品牌的中国十年

2013-9-24 16:04:16点击:

说起国誉( KUKOYO ),在日本可是个“老字号”,从 1905 年以一家仅仅生产日式账本封面的店铺起家,到 1971 年成为拥有文具、家具、网购零售三大业务的日本上市公司,再到后来的全球扩张,国誉的发展颇有传奇色彩。不过,对于 2003 年的中国市场而言,国誉的光环起不到什么作用。

百年家具“老字号”的中国十年

国誉的中国十年

“日本在 1960 到 1970 年代经济高速增长,推动了 1980 年代现代家具产业大发展。中国内地从 1990 年代开始进入经济成长期,那么 2000 年开始,就会有很多企业开始考虑改善办公环境,中国内地也会迎来现代家具的高速发展期。”国誉家具商贸(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小西克行告诉记者,按照企业的长期发展计划,国誉在 1997 年进入了中国香港市场,虽然正逢亚洲金融危机,但品牌的发展依然好于预期,这也增加了国誉对中国内地市场的信心。

在 2003 年国誉进入中国之初,便有着超前的运作理念。这十年过程中 KOKUYO 国誉针对日资企业的办公室普遍存在的办公室建设方面经验人力不足的问题,提出了整体的解决方案。不仅销售办公家具,针对品牌已渗透的日资客户开始了从设计、装修、搬家至家具的一条龙服务。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日资公司在办公室建设方面的整体困扰。

而同样,在 2003 年最初进入中国后,国誉的中国区市场销售团队及领导者也经历了“水土不服”的阶段,他们发现:品牌知晓率不高、价格昂贵,以及式样过于新颖,让国誉进入中国的前几年,每年销售额只能是从 1 千万到 2 千万,再到 3 千万式的缓慢增长。最终,国誉也不得不承认,日本的经验在中国并不同样适用,并将销售目标由之前确定的日资企业,转变为在华的中资和其他外资企业。。

经过五年的努力,国誉在 2008 年达到了 4 亿元的销售额。同时,开拓中国市场成为了 KOKUYO 国誉的未来发展方向。

百年家具“老字号”的中国十年

新模式与传统文化的共存难题

让国誉家具商贸(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小西克行没想到的是,最终让国誉在中国市场迎来转机的,不是经济的大增长,而是大城市办公成本的上升。

“在中国,一般企业的人均办公面积是 10 到 15 平方米,有些大企业甚至远超这个水平,但使用国誉的办公环境整体设计方案之后,人均办公面积只有约 7 平方米。”带来如此效果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先进办公理念的运用。例如,设计一个圆环形的大办公桌,所有员工在圆环的中心背向而坐,弧形设计确保了个人隐私性。而一旦遇到事情需要讨论时,员工就可以在这个圆环内再加上一个小的圆形会议桌,这样,所有员工只要回过身,就可以举行一场小型的讨论会。

小西克行说,此类新型办公模式的出现为现代家具产业带来了新的增量空间,近几年正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商务楼租金快速上涨。事实上,从 2006 年以来,上海的甲级写字楼租金年涨幅平均在 15% 左右。

换一套办公家具就能节省近一半的租金,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中国企业还是不愿干?

小西克行说,真正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文化的差异。例如,日本的办公室文化是集体主义文化,不强调个人有独立的办公室,注重团队协作和互相监督。所有人同处一间大办公室,更有利同事间的沟通与合作,个人努力的程度也比较容易观察得到。

所以,一种自由办公的模式在日本就非常流行。所谓自由办公,就是在企业的销售或是其他外勤部门,不再为每个员工都安排固定的座位。而是代以在办公室内安放一张长桌,来到办公室的员工可以自由选择座位。这样,企业只需要配备足够的办公椅即可,避免了办公空间的闲置,同时也让人与人之间有更多交流。

而中国企业的办公室文化,受到欧美办公文化的影响很深,欧美企业大多注重员工的隐私,所以在大多中国本土企业里,有隔板的格子间依然是最常见在办公室设计。

而美国和日本的办公室文化,只是世界各国办公文化中差异最明显的 2 个例子。实际上,在各个国家之间,办公文化都有明显的差异。不久前,就国外的专业机构曾对各国办公文化的差异做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就显示,法国企业最注重办公场所的等级关系,在法国企业里,高级管理人员享受特权,他们拥有专属的办公场所甚至专用的会议室。在英国,企业崇尚个人主义,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相当模糊,员工可以不局限在办公室以内工作,相反,在公交车、咖啡厅和火车站里,到处都可以看到正在办公的人。德国企业也很推崇远程办公,不过,严谨的民族特质又让德国企业非常注重遵守流程,一切工作安排井井有条,这又与英国员工自由的办公风格有很大不同。

这其实是国誉在中国及其他海外市场面临的普遍难题:如何让现代的办公家具设计,既能满足现代办公的需要,又能为各国各异的传统办公室文化所接受。当然,从理论上,办公室文化的融合是可行的。

众所周知,在日本的企业文化下,日本的企业员工压力都很大,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企业普遍的加班情况,很多时候日企员工加班不是因为工作没有做完,而是因为其他的同事都在加班,自己也感受到压力不得不加班。而美国企业更多的注重人性的自由以及注重同事间的沟通交流,这就要求办公环境在相对隔离的条件下,又能兼顾同事交流与协作。

所以,采用圆环形的办公桌,让保护隐私和即时沟通同时存在于一个小空间内,就比较容易得到美国和日本企业的认同。因为,无论是日本企业还是美国企业,都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加平衡的办公方案。而越来越高的成本,正是这种变革的最大推动力。也正是因此,国誉对中国市场才有了非常高的期望——在 2020 年达到销售额 12 亿元。“不光是一些大型国企开始接受我们的办公室整体设计方案,本土一些有海外经历的民营企业、高新科技企业的创办者,也越来越多地接受这种现代化的办公模式。”

百年家具“老字号”的中国十年

未来的方向——融合

现代办公概念在改变中国的企业,同样,中国的办公文化也在改变世界。“在来到中国之前,我没想到过领导的办公室会那么大。”小西克行说,为了适应中国用户的要求,国誉在日本的设计中心之外,增设了 10 多人规模的中国设计中心,“比如,在日本,公司老板的房间都不大,最多放一个 1.8 米长的桌子,在日本几乎从来没有过超过 2.2 米长的老板桌。但在中国,企业老板就喜欢大的,厚重的感觉,所有他们的办公桌有的会超过 3 米。”另外,中国企业对实木家具、贴皮工艺的追求,也是在其他国家所没有的。

比老板喜欢大办公桌更让小西克行惊讶的,是中国企业的员工有在办公室睡午觉的习惯。

在最初进入中国市场时,国誉的员工椅的椅背都是不高的,而且越往上越窄,因为在日本的办公文化中,是认为员工工作时应该是前倾的而不是后仰的。不过,在面对中国企业的客户时,国誉却得到了很多“中国特色”的要求,不仅椅背要更宽更大,还要再额外增加一个头枕,这样可以让员工午睡时更加舒适,另外,客户还要求在腰部增加一个气囊,因为中国人特别注重腰部的舒适度。

最终,新产品的效果远远超出了小西克行的预料,因为这款椅子不仅在中国市场卖的很好,而且在返销日本和其他市场时也得到了市场的追捧。对小西克行来说,将现代理念和各国办公文化融合在一起,或许将是未来办公家具发展最有潜力的方向